80多名“刷单客”被骗62万元 “刷客”为何接连被
发布时间:2020-04-27 17:04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2019年11月13日,苏州市吴中区胥口派出所将犯罪嫌疑人吴杰抓捕归案。 今年2月19日,该案被移送至吴中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3月20日,吴中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

   2019年11月13日,苏州市吴中区胥口派出所将犯罪嫌疑人吴杰抓捕归案。 今年2月19日,该案被移送至吴中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3月20日,吴中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目前法院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刷客”盯着佣金,他盯着“刷客”的本金去年10月,吴杰使用“玉女掌门人”的微信昵称,开始在“靠谱猫猫”“包赚包富”等微信放单群里发布“刷单广告”:“有空帮我家店里的宝贝拍销量吗?每单返现1%,让你足不出户就能日赚百元!”广告一经发布,响应者云集,相当数量的“刷客”添加了吴杰微信。

   吴杰告诉“刷客”,不管拍多少货,统统返1%的佣金,多拍多得。 现实中,“刷客”已成为一种职业,他们接这种单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已驾轻就熟,“很多店都刷单的,这家还有一个皇冠,靠谱!”于是,他们按照吴杰给出的“刷单规矩”,拍下衣服,然后静待佣金。

   过了一段时间,“刷客”们按照要求确认收货、打上好评,在联系返款时却不断地被拖延,“别慌,挨个处理”“放心,我要真跑,就不理你了”,“玉女掌门人”各种敷衍,此后却再也不回复了,甚至将“刷客”拉黑、踢出群聊。

   这时“刷客”们才发觉被骗。

   接到报警的苏州警方调查发现,2019年10月,吴杰已负债累累:网贷欠款11万元、信用卡欠款7万元、银行贷款2万元,还欠亲戚10万元。 靠刷单活着的店铺2014年,高中还没毕业的吴杰便从河南老家来到苏州闯荡,端过盘子、卖过咖啡、搬过砖。 一心“要让家人过上好日子”的吴杰当年4月开了第一家淘宝店铺“女神的嫁衣”,主营婚纱礼服。 刚开始,店铺生意还不错。 2015年4月,“女神的嫁衣”因存在大量刷单行为被淘宝官方封号。

   对此,吴杰有“不得已”的苦衷:“刚开始做电商,店铺没有知名度、没有高评分、没有回头客,谁来买你的东西啊?”正因为刷单,店铺才能有更好的销售量。 当时,已经有相当数量的“职业刷单人”“职业刷单组织者”,商家、组织者和“刷客”共同组成了一个“地下黑产”。 吴杰加入了很多“放单群”“刷单群”,在群里随便发个消息,就有很多人主动联系,根本不愁找不到“刷客”。 “刷单”有一套相对固定的流程:“刷客”在店里下单并支付后,店家会发出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或者制造假发货单据,“刷客”下单几天后“确认收货”,并打上好评,店家便会将实际支付的货款连同1%的返点一起打回原支付账户。 于是,店家赚到了客流量、销量和高质量评价,“刷客”赚到了佣金。 2015年年底,吴杰重操旧业,买下一个别人的店铺,取名“明媚旗袍馆”,并定下新的“刷单规矩”,以逃避平台的“追查”。

   就这样,吴杰的店铺不断地刷几百元的小单,以提高店铺评价和知名度。 此间,他还用妻子的名义又注册了一家淘宝店“衣人香”。

   那段时间,吴杰每天能卖出几十件旗袍,每个月都能赚一两万元。 但平台官方对刷单行为的查处力度也越来越大。

   2019年7月,吴杰店铺的商品接连被屏蔽,无奈之下,他不得不一边推出新品,一边加大刷单量,但大量刷单成本让他不赚反亏。 当他看到账户里“凭空”多出来的60多万元刷单款,便想据为己有。 “刷客”为何接连被骗苏州吴中区人民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谭秀萍在审查案件时发现,“我在家带小孩”“我在家一直没上班”“我空闲时间还蛮多的”等话语,频频出现在被害人的笔录中,刷单人大都希望通过这个“足不出户的轻松工作”赚点钱。 刷单只要像平时网购一样下单、付款,再确认收货,便能“日入百元”。 82名受害人中有很多学生和家庭主妇,女性占比%,80后占比%。

   大多数人是老“刷客”,甚至是职业刷单人,收入全靠刷单。 谭秀萍表示,刷单已形成“商家、掮客、刷客”上中下游黑色产业链,部分“刷客”因长期从“组织者”那里接单赚取佣金而放松警惕。

   不少“职业刷单者”在被骗之前,每个月能赚几千元,压根儿没想过会受骗。

   谭秀萍指出,网上“刷客”风险远超一般。

   第一,刷单需要垫资,可能刷了几十笔都赚到了佣金,但只要一次不慎被骗,就会血本无归;第二,刷单被骗并非小概率事件,更多的被害人因被骗金额小并未报案,此类人群的基数可能相当庞大;第三,“刷客”如果明知涉及虚假宣传还主动参与刷单,可能被视为共同侵权,并对消费者的损失负有连带赔偿责任。 据了解,2017年以前,打击刷单主要靠行政手段,一般罚款、封店了事。 但在2017年6月20日,全国第一起“刷单入刑”案在杭州余杭区法院公开宣判,刷单组织者因犯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

   2018年出台的新反不当竞争法也明确规定了对“刷单”的处罚。

   “刷单不仅涉嫌侵犯消费者知情权、欺诈消费者,而且违背了道德、破坏了市场秩序。

   ”谭秀萍说。

   张峻琦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李超来源:中国青年报。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